土豆省錢
首頁 > 新聞資訊 > 集資詐騙資不抵債還集資 是明知沒有歸還能力非法占有?

集資詐騙資不抵債還集資 是明知沒有歸還能力非法占有?

曾杰 2020-03-26

集資詐騙案中,對于非法占有目的的認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在集資詐騙案中,集資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是區分其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認定的關鍵。

2011年最高法發布的《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就提出了幾個關鍵的認定“非法占有目的”標準。而早在2001年的《全國法院審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中,也提出了比較詳細的標準。這兩份法院系統的司法文件,在關系上,2011年的司法解釋是2001年會議紀要的完善和補充。因此在認定標準上,2011年的規定會更加科學和具有操作性。

第一,“明知沒有歸還能力”,是一個難以準確定義的判斷標準

比如在很多集資詐騙案件的起訴書中,檢方指控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經常會提到“明知沒有歸還能力而大量騙取資金的”。該表述來自于2001《全國法院審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中關于金融詐騙罪“非法占有目的”的表述,但在司法實踐中,有辦案人員反映,“明知沒有歸還能力”難以把握,造成了認定的困難度和隨意度比較大,因此,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在關于集資詐騙罪“非法占有目的”的認定標準,在此前的基礎上,將“明知沒有歸還能力而大量騙取資金的”的表述修改為“集資后不用于生產經營活動或者用于生產經營活動與籌集資金規模明顯不成比例”。

這種表述,的確是更加明確,而且將集資規模和生產經營結合起來,更加符合通過主客觀一致來認定集資詐騙罪的原則。

明知沒有歸還能力,認定的標準存在較大爭議

在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出臺前,對于“明知沒有歸還能力”,認定的標準其實存在比較多樣的理解,比如,在實踐中,公訴機關會認為,如果借款人在借貸時,本身的企業就已經存在高額的負債,這就屬于一種“明知沒有歸還能力”。但這只是公訴人作為司法機關對他人企業經濟行為的一種“局外人”判斷,忽略了企業本身的業務特點、業務前景、商業風險和回報的客觀因素,集資人本人客觀上出于商業判斷,融資后用于企業的維持,相信未來可能獲得較大收益。而公訴人如果僅僅以資金無法兌付的結果或者借款當時的資產狀況來判定其是否“明知沒有歸還能力”,在某些案件中,公安機關就會委托審計機關、司法會計鑒定機構對企業過往的經營狀況,資產負債表,利潤情況進行統計,從而得出企業的盈利能力不足以支付高額的融資利息和費用,由此進一步認定集資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這只是事后對于集資人主觀心態的推斷,沒有考慮到集資人集資當時的經營實際和未來規劃。因此,最高法在2011年將這一標準修改為集資后資金是否投入生產經營領域,以及相關比例,如果資金主要是投入了生產經營,更加具有科學性和包容性,對于因經營不善、市場風險等意志以外的原因,造成較大數額的集資款不能返還的,不應當認定為集資詐騙罪。

比如在(2016)京0105刑初1180號張復暉集資詐騙罪一案中,法院認定:被告人張復暉以基金產品之名吸收資金,所吸收的資金主要用于與投資經營均無關的借新還舊及其他個人活動等,數額特別巨大,其行為亦均已觸犯刑法,構成集資詐騙罪。

還有案例如(2016)陜刑終171號杜洋被判集資詐騙罪一案中,法院認定杜洋為了償還之前其本人所欠債務,向社會不特定公眾集資,之后將大部分資金用于支付本案集資款及之前債務本金和高額利息,極少部分資金用于生產經營和個人消費,造成被害人數額特別巨大的損失,其行為已構成集資詐騙罪。

這些案件就是比較典型的沒有將資金揮霍,也沒有攜款潛逃,而是沒有將資金主要用于生產經營,被認定集資詐騙罪的案件。

第二,到底什么是非法集資案中的生產經營領域?

在集資詐騙案中,是否將集資款用于生產經營,是認定是否構成非法占有目的的關鍵。那到底什么屬于生產經營?

實踐中毫無爭議可以認定為用于生產經營的領域:

比如用于發放員工工資,采購貨物,支付供應商服務費,支付推廣費用等等,這些肯定都屬于生產經營項目。

存在爭議的領域:

企業融資后,用來支付企業因為生產經營產生的貸款,是否屬于用于生產經營?這個事實可能會發生爭議。有的生產型的企業,資金的周轉周期本來就很長,向銀行進行長期或短期的借貸,或者是將應收賬款進行抵押進行保理融資,定期還款是正常的運營模式。因此如果企業從網貸平臺或者是融資中介融資后,用于歸還生產經營所產生的借款,也是一種將資金用于生產經營的正常方式,也就是說,如果能夠確認融資用于償付企業之前的這些債務,而這些債務本身又是因為企業的生產經營發生,支付了這些債務后,企業才能進一步的生產經營,這種使用認定為生產經營并無爭議。

如果是因為集資人個人的消費、生活產生的債務,或者是集資人親友產生的債務,集資人大量使用融資款進行支付,抵償,這種行為,就不屬于將資金用生產經營領域。

第三,借新還舊,是否屬于生產經營領域

在司法實踐中,借新還舊,或者通過資金池運作滾動借貸、融資的情況非常常見。如果融資人將資金大部分用于歸還到期的投資人,這種并不屬于“生產經營領域”,但是,這種也不能直接認定為“非法占有目的”,因為“借新還舊”的關鍵點還是“還”本身,“在一定意義上,按期支付本金和高額回報反而有可能說明行為人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目的”(最高法劉為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理解與適用》)

比如上海審理的(2015)滬二中刑初字第37號繆婧婧非法吸存案,被告人繆婧婧采用“借新還舊”的方式吸收資金共計30余億元,所借資金大部分用于歸還前債并支付高額利息,少部分用于證券投資、購買房產等,至案發,尚有3億余元本金無法歸還。最后其被認定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類似案例還有(2017)閩0424刑初13號施小康被控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案。

通過對以上幾個案例的比對,我們可以看出,決定借新還舊行為本身是否構成“非法占有目的”的關鍵,是集資人是否將資金投入生產經營或集資人是否有經營實體。

另外,還有一種情況,集資人在某個平臺融資后,與另一個融資平臺合作,雙方約定,集資人投資新的融資平臺后,新的融資平臺將會為集資人融資更大規模。這種模式下的投資行為,這種投資行為,比較容易被認定為用于非生產經營領域,由此被認定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關鍵字: 經營 集資 認定 資金 企業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蓝洞游戏官网 申城棋牌真人版 捕鱼来了弹头怎么交易 东北麻将玩法 新手 三尾中特最准网站 贵阳麻将 规律三中三独平公式 武汉麻将微信群1元1分 万千娱乐金蟾捕鱼 黑桃棋牌游戏 2019中超联赛19轮